In Development

开发中模型

“开发中模型”是Amalgam的最新设计,模型目前正在开发制作中。开发一个1:8比例的新款模型需历时5000小时,较小的1:18比例模型则需800小时。开发过程始于制造商提供的CAD数据,对于经典汽车,我们会对完美的原装汽车进行数字扫描,以便捕捉汽车每一部分的精确形状及比例。我们也和制造商的设计与工程团队密切合作以完成内外饰面的完美复制。如果您想预订一个“开发中模型”, 请进入模型详情页点击“预订登记”,我们的销售团队会尽快联系您。

Share
Ferrari 250 GTO Hammered Aluminium Body Sculpture 开发中

Ferrari 250 GTO Hammered Aluminium Body Sculpture

按需订做1:4比例铝制车身模型Measures 1.08 metres / 42.5 inches long重约5kg使用传统锻打工艺手工打制 Amalgam于2009年为拉尔夫·劳伦的法拉利250 GTO制作模型,至此以后我们对这款标志性法拉利车型优雅车身的爱与日俱增。250 GTO的造型比任何其他车型都更能体现人们脑海中法拉利品牌的精髓。你看的时间越长,对每个细节的研究越深入,越觉得Bizzarini和Forghieri的创造性成果堪称完美,就车身而言,Scaglietti完成的设计功不可没。我们制作过几款富含细节的1:8比例250GTO模型,为了充分展现车身的优雅,我们创造了这款1:4比例手工锻打的车身模型。每一件作品都是用传统手工锻打工艺,用锤子敲击面板成型,与20世纪60年代早期Carzzerie Scaglietti打造真车车体时一样。我们首先使用制作其他250GTO模型时数字扫描所获得的精确数据加工铝板上需要锻打成型的位置。由于制作每件车身需要的工时非常久,所以我们将按需制作。Amalgam以及法拉利的设计团队一致认为,经过锻打成型的1:4比例车身模型最能体现出250GTO的原始美感以及精湛的制作工艺。车身安装在胡桃木框上展示,也可以根据客户需求设计其他底座。挂在墙上展示效果将会相当惊艳。这是我们首款车身模型,接下来将会制作250 Testa Rossa,也是由 Scaglietti设计,另外265 GTB和275 GTB/4 也已排上2023年和2024年的研发日程。探索Amalgam完整的雕塑模型系列 >

£52,730.00

法拉利296GTS 开发中

法拉利296GTS 1:12 SCALE

限量 199台可根据车主的真车规格定制模型每个模型都由一小队工匠手工打造和组装1:12 比例模型,超过 38 厘米/14英寸长使用最优质的材料制成超过 2000 小时开发模型每个模型的制作时间超过 200 小时精密设计零件:铸件、光刻和CNC金属部件使用法拉利的原始 CAD 设计、油漆代码和材料规格制作 Amalgam Collection自1998年以来一直与法拉利密切合作。现在合作关系已达到一个新的水平,我们合作推出了一项计划,将为客户提供1:8或1:12比例的定制Amalgam车模,以促进新法拉利的销售。作为这项新合作的延伸,我们现在提供1:12比例的现有法拉利跑车系列限量版车模。随着新法拉利在未来几年继续推向市场,1:12比例车模的范围也将以同样的方式扩大。1:12比例的定制车模只能从法拉利经销商处购买。 找到离你最近的法拉利经销商> 法拉利296 GTS是跃马旗下采用中后置发动机布局的双座Berlinetta敞篷跑车的革新力作。新车搭载全新120° V6发动机与一台可外接充电式混合动力电动机,这套动力系统首次应用于法拉利296 GTB,综合输出功率高达830 cv。设计DNA让人联想到250LM,这款跑车重新定义驾驶乐趣,无论极限驾驶或是日常驾控均可带来纯粹的驾趣激情。这款车的发动机架构的研发植根于跃马在赛车运动中无可匹敌的成功经验:两次获得塔格•佛罗里奥冠军的246 SP, 156 F1“Sharknose”,1982年的126 C2,以及2014年以来所有法拉利F1赛车都安装了V6发动机及可外接充电式(PHEV)混合动力架构,296GTB由此诞生。这是法拉利首款搭载后轮驱动混合动力系统的敞篷车型,过渡管理制动器(TMA)可让内燃发动机和电动机协同合作,将最大功率提高到830cv,瞬时油门响应增加了汽车在日常驾驶的实用性和驾驶乐趣。在eDrive模式下的电动驾驶可以使汽车在没有内燃机的帮助下达到135公里/小时的速度。这款新发动机的120°v型设计使法拉利的工程师集中布置涡轮,减少了单元的整体尺寸,并改进了优化,最大限度地提高了流体动力学和进气和排气管道的效率。声浪方面,296 GTB和谐地融合了两个通常截然相反的特点:涡轮的强劲动力和自然吸气V12发动机的高频声浪。这辆法拉利的声浪与它的表现相匹配,为车手创造了一种前所未有的参与感,并在马拉内洛的敞篷历史上掀开了新的一页。法拉利296GTS在设计方面进行了一系列调整,旨在将法拉利296GTB简洁精致的线条感以更加鲜明的方式呈现出来。在敞篷开启时,新车展现了跃马敞篷跑车无语伦比的优雅美感。搭载史无前例的敞篷跑车架构,由此揭开跃马品牌的崭新篇章。296 GTS的设计团队保留了296 GTB的主要特点,将优化升级对整体外观的影响降到最低。296GTS极致简约的外观设计就好似一幅一气呵成的简笔画,既不采用人为的光学设计,也没有强烈的色彩对比。相反,它拥有独特的个性,在颠覆常规的同时,又不失意大利设计的纯正血统。新车简洁的造型与紧凑的车身,进一步增强了法拉利296GTS毫不妥协的运动风范,并在传承跃马基因的同时再次向其致敬。它的现代风格借鉴了20世纪60年代的法拉利,以简洁和功能性为标志。特别是1963年的250LM,通过B柱、后翼和Kamm Tail车尾造型,都为法拉利296GTS提供了无限灵感。 296 GTS以激进和创新的空气动力学设定打入中置发动机敞篷跑车领域,标志着马拉内洛空气动力学思维的转变:在296 GTS上,主动装置不是用来管理阻力,而是产生额外的下压力。法拉利工程师还开发了一系列用于296GTB和GTS的新组件,包括TMA执行器和6w-CDS车身传感器,以及首款“ABS evo”控制器和与EPS集成的抓地力预估功能。为了保证汽车的平衡性和操作的灵敏性,法拉利在减轻重量上付出了极大的努力,结果是显著的。 这个精细的296 GTS 模型在我们的车间手工制作完成,法拉利协助提供了原始表面处理、材料、档案图像和图纸等相关资料。原始CAD的使用使我们能够按比例完美地重现每一个细节。此外,原型模型已经经过法拉利的工程和设计团队的详细审查,以确保完全准确的呈现。法拉利296GTS 1:12比例模型限量199台...

价格待定

Formula E Gen3 开发中

Formula E Gen3 1:8 SCALE

We are delighted to reveal that our longstanding collaboration with Formula E will continue with the development of a 1:8 model of the Gen3 car currently underway. Contact us now to explore our tailor-made service...

£8,595.00

Ferrari F1-75 - 2022 Bahrain Grand Prix 开发中

Ferrari F1-75 - 2022 Bahrain Grand Prix 1:5 SCALE

每位车手限量50台基于夏尔·勒克莱尔和卡洛斯·塞恩斯在 2022年3月20日参加F1海湾航空巴林大奖赛中所驾驶的赛车每个模型都由一小队工匠手工打造和组装1:5 比例模型使用最优质的材料制成超过 4500 小时的模型开发时间构建每个模型的时间超过 450 小时数以千计的精密设计零件:铸件、光刻和 CNC 加工的金属部件使用法拉利车队提供的原始 CAD 设计和油漆代码制作 作为法拉利在2022年国际汽联F1世界锦标赛的参赛者,F1-75 是马拉内罗的前锋,他们的使命是推动自己重返冠军争夺战。这是摩纳哥车手夏尔·勒克莱尔(Charles Leclerc)和西班牙车手卡洛斯·塞恩斯(Carlos Sainz)分别在车队效力的第四个和第二个赛季,在他们的手中F1-75将寻求在F1有史以来最长的赛季中继续为车队取得车队积分榜上的进步。 为了打造自称“勇敢”的法拉利,马拉内罗的工程师们需要以开放的心态进行创新并遵守 2022 年新的技术法规。这一点在这辆车的深红色车身中得到了最明显的体现,规则允许最大的灵活性,法拉利推出了独特的具有侵略性的侧箱。在 2021 赛季和 2022 年赛前期间,法拉利在混合动力单元方面进行了大量工作,以期在能源转换过程中创建一个效率最高的系统。引擎的每个零件都经过审查,然后进行更换或优化。现在动力装置完全不同,尤其是在冷却方面。地面效应车的回归自然意味着很多变化都在车底,而车顶简化的空气动力学也相当清晰。 F1-75 的名称是为了庆祝法拉利公路车诞生75周年。然而法拉利的名字早于一级方程式赛车,它在战前只是恩佐·法拉利手中的阿尔法·罗密欧赛车分部,但恩佐·法拉利的第一款作品125 S是在1947年制造的。F1-75也是对这项运动中时间最长以及最成功的车队的致敬。它旨在赢得胜利,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来纪念法拉利的传统了。 这款精美的 1:8 比例模型基于夏尔·勒克莱尔和卡洛斯·塞恩斯驾驶的法拉利 F1-75,他们在2022 年 3 月 20 日在巴林国际赛道举行的一级方程式海湾航空巴林大奖赛中以 1-2...

£21,995.00

法拉利 F1-75-2022年巴林大奖赛 开发中

法拉利 F1-75-2022年巴林大奖赛 1:18 SCALE

基于夏尔·勒克莱尔和卡洛斯·塞恩斯在 2022 年 3 月 20 日举行的一级方程式海湾航空巴林大奖赛中的赛车每个模型都由一小队工匠手工打造和组装1:18 比例模型,超过 31 厘米/12 英寸长使用最优质的材料制成超过 800 小时开发模型精密设计的零件:铸件、光刻和 CNC 加工的金属部件使用 法拉利车队提供的原始 CAD 设计和油漆代码制作 作为法拉利在2022年国际汽联F1世界锦标赛的参赛者,F1-75 是马拉内罗的前锋,他们的使命是推动自己重返冠军争夺战。这是摩纳哥车手夏尔·勒克莱尔(Charles Leclerc)和西班牙车手卡洛斯·塞恩斯(Carlos Sainz)分别在车队效力的第四个和第二个赛季,在他们的手中F1-75将寻求在F1有史以来最长的赛季中继续为车队取得车队积分榜上的进步。 为了打造自称“勇敢”的法拉利,马拉内罗的工程师们需要以开放的心态进行创新并遵守 2022 年新的技术法规。这一点在这辆车的深红色车身中得到了最明显的体现,规则允许最大的灵活性,法拉利推出了独特的具有侵略性的侧箱。在 2021 赛季和 2022 年赛前期间,法拉利在混合动力单元方面进行了大量工作,以期在能源转换过程中创建一个效率最高的系统。引擎的每个零件都经过审查,然后进行更换或优化。现在动力装置完全不同,尤其是在冷却方面。地面效应车的回归自然意味着很多变化都在车底,而车顶简化的空气动力学也相当清晰。 F1-75 的名称是为了庆祝法拉利公路车诞生75周年。然而法拉利的名字早于一级方程式赛车,它在战前只是恩佐·法拉利手中的阿尔法·罗密欧赛车分部,但恩佐·法拉利的第一款作品125 S是在1947年制造的。F1-75也是对这项运动中时间最长以及最成功的车队的致敬。它旨在赢得胜利,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来纪念法拉利的传统 这款精美的 1:18 比例模型基于夏尔·勒克莱尔和卡洛斯·塞恩斯驾驶的法拉利...

£845.00

法拉利F1-75 前鼻翼-2022巴林大奖赛 开发中

法拉利F1-75 前鼻翼-2022巴林大奖赛 1:12 SCALE

基于夏尔·勒克莱尔和卡洛斯·塞恩斯在 2022 年 3 月 20 日举行的一级方程式海湾航空巴林大奖赛中的赛车每个模型都由一小队工匠手工打造和组装1:12 比例模型,超过 18 厘米/7 英寸宽使用最优质的材料制成超过 500 小时开发模型精密设计的零件:铸件、光刻和 CNC 加工的金属部件模型可从其底座上取下,灵感来自真正的维修区/车库储物架使用 法拉利车队提供的原始 CAD 设计和油漆代码制作 作为法拉利在2022年国际汽联F1世界锦标赛的参赛者,F1-75 是马拉内罗的前锋,他们的使命是推动自己重返冠军争夺战。这是摩纳哥车手夏尔·勒克莱尔(Charles Leclerc)和西班牙车手卡洛斯·塞恩斯(Carlos Sainz)分别在车队效力的第四个和第二个赛季,在他们的手中F1-75将寻求在F1有史以来最长的赛季中继续为车队取得车队积分榜上的进步。 为了打造自称“勇敢”的法拉利,马拉内罗的工程师们需要以开放的心态进行创新并遵守 2022 年新的技术法规。这一点在这辆车的深红色车身中得到了最明显的体现,规则允许最大的灵活性,法拉利推出了独特的具有侵略性的侧箱。在 2021 赛季和 2022 年赛前期间,法拉利在混合动力单元方面进行了大量工作,以期在能源转换过程中创建一个效率最高的系统。引擎的每个零件都经过审查,然后进行更换或优化。现在动力装置完全不同,尤其是在冷却方面。地面效应车的回归自然意味着很多变化都在车底,而车顶简化的空气动力学也相当清晰。 F1-75 的名称是为了庆祝法拉利公路车诞生75周年。然而法拉利的名字早于一级方程式赛车,它在战前只是恩佐·法拉利手中的阿尔法·罗密欧赛车分部,但恩佐·法拉利的第一款作品125 S是在1947年制造的。F1-75也是对这项运动中时间最长以及最成功的车队的致敬。它旨在赢得胜利,没有比这更好的方式来纪念法拉利的传统了。 这款精美的 1:12 比例模型是基于夏尔·勒克莱尔和卡洛斯·塞恩斯在...

£299.00

de Havilland DH.98 Mosquito 开发中

de Havilland DH.98 Mosquito 1:16 SCALE

[Model information forthcoming]

£39,995.00

Ferrari 296 GTB 开发中

Ferrari 296 GTB 1:12 SCALE

Limited Edition of 199 pieces Bespoke Models can be built to the owner's specification Each model hand-built and assembled by a small team of craftsmen 1:8 scale model, over 57 cms/22 inches long Made using...

£3,250.00

Maserati 250F - 1957 German Grand Prix - Juan Manuel Fangio 开发中
GT3 Evo 2020 - GT3 Evo 2020 / Limited Edition 开发中

Ferrari 488 GT3 1:8 SCALE

In addition to our selected Limited Edition models, we offer a unique tailor-made service for drivers, teams and sponsors of GT3 and GTE cars, perfectly replicating every detail of your car and its livery. We...

£12,640.00

洛克希德 SR-71“黑鸟” 开发中

洛克希德 SR-71“黑鸟” 1:40 SCALE

本版十款中的六款已经售出。 历史上没有哪架侦察机能像洛克希德公司的SR-71黑鸟那样,在全球范围内出入敌国领空如入无人之境。凭借源自 1950 年代的未来主义有机设计,它在最终退役 20 多年后仍然是世界上最快的喷气式飞机。黑鸟的性能和作战成就使其处于冷战期间航空技术发展的顶峰。 1960 年 5 月,美国中央情报局使用的是洛克希德 U-2 间谍飞机。洛克希德公司自己已经在研究他们提交的代号为 A-12 的新型侦察机的提案,这种飞机的飞行速度比之前或之后的任何飞机都快,飞行高度更高,雷达截面最小,避免拦截器和导弹。然而,1960 年的 U-2 事件,当弗朗西斯·加里·鲍尔斯在苏联领空被击落时,无情地凸显了亚音速 U-2 的弱点,并刺激了 A-12 的发展。 洛克希德秘密的“臭鼬工厂”部门由天才设计工程师克拉伦斯·L(凯利)·约翰逊领导,致力于研制 A-12,他们试图在短短 20 个月内开发出一架飞机,但当时一切都还没有被发明出来。 A-12 的设计速度为 3.2 马赫,飞行高度远高于 60,000 英尺(18,288 m)。为了满足这些具有挑战性的要求,洛克希德的工程师克服了许多艰巨的技术挑战。由于以三倍音速飞行时,传统机身会熔化,所以使用钛合金制造机身,以抵抗极端的外部热量,当意识到传统模具在接触金属合金时会使其变脆,他们制造了特殊的钛金属模具,并为两台涡轮发动机设计了一个复杂的进气和旁路系统,以防止超音速冲击波在发动机进气口内移动而导致熄火。在后来的研发中,飞机的外部使用了黑色涂料,以消散整个机身的热量,这也是A-12 的绰号"黑鸟"的由来。美国政府要求更小的雷达反射截面,因此在油漆中添加了雷达吸收成分,同时仔细改造机身以尽可能少地反射雷达能量,这种处理是早期的一种隐形设计。 最初的单座 A-12“黑鸟”于...

£37,500.00

Ferrari F2004 - 2004 Canadian Grand Prix - Schumacher 开发中

Ferrari F2004 - 2004 Canadian Grand Prix - Schumacher 1:18 SCALE

As raced to victory by Michael Schumacher in the Formula 1 Grand Prix du Canada 2004 at Circuit Gilles Villeneuve on the 13th of June 2004 Each model hand-built and assembled by a small team...

£845.00